一家之言,不足为奇

前言

2019年1月25日,在参加完有赞年会的一个礼拜之后,带着疲惫的身心向导师提了离职想法,一天之后这个想法变成了一纸离职申请,坐在回家的车上,玻璃窗户倒影上的我,没啥表情,内心也还在回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去年的故事

记得去年的时候,自己还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当然现在的我依旧可以用boy来大言不惭的形容自己,2018年2月16号,揣着老爸给我的五千生活费,我踏上了返校的火车,整整一年的时间,当初的五千生活费现在变成了花呗分期五次的300/月,4张白条500/月,以前不知道提前透支自己的生活费,现在明白过来了,让时间来降低自己的生活风险是显得多么的重要啊,同时也让我意识到全款买房和车是一个可笑的举动,当然如果是一个土豪可以忽略我刚刚说过的话,同时我也希望以后的某一天我可以选择忽略我前面的观点。

今年的故事

大学生就是太傲了,没有一点实际的经验,动不动就喜欢咋呼咋呼的,说到底还是觉得自己很牛,觉得自己就一定要享受最好的待遇之类的。其实教育的本质是一个国家的工作方针,在这个大的前提之下,没有必要将自己看的太高了,说白了,离开了学校和公司这个平台,你真的什么都不是。

最近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一点小小的变化了,第一,脸皮的厚度增加了许多,以前不敢直接面对的话题如今变得十分自然,第二,身上多了一份市井的洒脱,少了一份书生的拘束。不知道上述两点改变能不能给我带来一些实质性的好处,目前暂时没有看出啥来。

去年大年三十被一只家里的一岁小花狗啃了一口,原因是我刚刚回家,给它吃骨头,它误以为我要它骨头吃,所以被中招了,第一时间就去市疾病控制中心打血清了,一开始还以为不会开门,结果是自己想多了,医院都有假期值班时间,再次对于医生的工作表示感谢,同时也更加坚定了自己没去当医生的决心。狂犬病很要命,这东西没发病还好,一发病百分百dead,所以在生命和金钱面前,我选择了对前者的妥协,衷心希望自己还能够再活五百年,血清按照体重来打针数,一公斤一针,我打了6.5针,最后半针涂在伤口上了,总共消费了2240元,手上在滴血,心里也在滴血啊,希望若干年后这个数字能够减少一个零吧,打了血清还不算,还得再打疫苗,疫苗说白了就是灭了活的病原体,想想狂犬病毒打进了你的体内就浑身难受,这也算得上是以毒攻毒了,联想到今年一月份大火的疟疾治癌事件,心底是十分希望它是真的,但科学可不能容忍半分的不真实,希望若干年后它能够得到一份肯定的答复吧,在此向那些一线科学家致敬。

又到了阳春三月的第一天,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还一直惴惴不安,今天却是另外一番景象,从有赞离职的当天,关于养老的想法就一直在我的心头久久无法散去,说到底还是有赞太累了,入职第二天也就是星期三(有赞一般周二办理入职),小组12人就开了一个日常晚间项目分析报告会,结果那天回到家时已经是第二天凌晨1点了,以前没有经历过互联网的加班盛况,现在经历过了之后才发现,自己是真的累了,同时也对于资本家的运作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一家企业需要盈利就必然需要有人劳动,但是现实情况却是劳动多少并不能为你带来相应的回报,反过来讲就是勤奋不能当饭吃,选择很重要,更重要的我觉得还是自己做的东西所给社会带来的价值,这一点应该是和马克思理论保持一致的,目前还在积极的准备着最后的挣扎,如果没有一个好的结果的话,只能选择最后的底牌去一家银行上班,考证,读研,转量化,然后再做另一种人生的打算。但是话又说回来了,从去年十一黄金周回校之后就再也没有这么淡定的坐下来好好写写日记了,可能这就是所谓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