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了,作为一名半只脚踏入社会的青年,有收获也有遗憾,至于哪样多一点,我不知道

校园夜行之旅

  2019年6月3日,毕业前最后的狂欢开始了,深夜凌晨,组队打牌的队伍已经坐在了棋牌室,人很多,虽然已经很晚了,但现场的人似乎都没有睡意,作为其中的一员,在这个晚上,我学会了很多种棋牌的玩法,狼人杀、阿瓦隆、……

image-20200209202720399

我试图还原当时的内心状态,但无论怎样去努力,依然无法呈现当时的状态,那种发自内心的笑容,由内到外的代表着毕业季的我。大学四年很枯燥,如果让我再回到那个校园生活,我是不乐意的,但毕业季很快乐,身上没有担子,轻松和愉悦让人不禁感慨时间的飞逝。

打牌玩至深夜,有人提议回去,是的走回去,我们学校处在郊区,而我们正在市区的某个角落,这个距离,步行还是有点远的,如果是平时,那有人肯定会说这个人的脑子指定是抽了;但当时这个疯狂的计划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于是,深夜的马路上,一群青少年正大摇大摆的挪着步子,那场面让我想起了古惑仔……

image-20200209210040137

当时正逢高考,全城戒严,不得不说,我们没被警察叔叔请去喝茶真是万幸。

在四处漫无目的闲逛了一段时间后,太阳终于升起来了,每个人似乎都涌现出了困意,就这样,一人拦辆出租车,回校去了,似乎已经没有人记起来刚刚发起的那个走回去的提议,到了校园,人很好,天空刚刚朦胧,镜头下的图书馆,显得格外的安静。

image-20200209210745468

拍完照,困意袭来,走在宿舍的道路上,我看到了那轮耀眼的红日,正冉冉升起。

image-20200209210843022

毕业学位授予仪式

毕业中最重要的一环,也开始了,弄完授予仪式,大学四年,也算是正儿八经的结束了。

image-20200209211256427

和电影中描述的可能不太一样,这里只有安静和背景音乐,令人动容的离别场景反倒没有出现

image-20200209211817454

夜色中,望着灯光下的大学校园门口,我知道,大学四年的校园生涯确实是结束了。

image-20200209211926525

上海外滩之行

  毕业了,因为火车票的缘故,我选择去上海转车,顺便拜访一下一位金融高材生–我的小叔子,按照家族辈分,我得叫他叔,尽管他也才26岁左右,很让我意外的是,他从复旦大学金融系毕业选择了公务员这条路,这一次去上海,除了想让他帮我指点一些社会经验,就是顺便听一听他的故事。

image-20200209220339590

当我表达了来沪之意,星期天,是一个很凑巧的日子,他很热情的接待了我,小叔邀请我到了上海最繁华的地方-外滩,尽管我已经来过多次,但每一次来我都不得不惊叹这里的繁华,隔着黄浦江,这边是民国时代旧上海时代的各种建筑,那边是改革开放后建成的新建筑,到了这里,历史的错乱感十分突出,人群的涌动,豪车云集,灯红酒绿的夜色,让人只感觉一阵阵的恍惚。他谈论起了他的事情,大学毕业后站在十字路口,面临着很多选择,选了从政这条路,这三年下来,感觉有点累,得到的机会很多,浪费的机会也很多。“见路不走”,这是我第一次和他聊天时,他告诉我的,他解释道,前人走过的路你仍然可以去走,这不是模仿,而是实践,因为你是你,他是他,你走的路就是你自己的路,一条属于你自己实践过的路,可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而这又和总工程师邓公的思路不谋而合。

  上海之行,触动很大,别人走的路,你走的路,唯有实践,才能检验真理。